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粉飾愛情》晗之 秦硯》第8章

  男人心頭微動,只覺燥熱非常,伸手松了松領帶。

  “難受啊?”趙晚琳體貼地詢問。

  “沒事。”他笑笑。

  酒足飯飽以后,時針已經指到數字九。

  趙晚琳抱著恩賜,朝秦硯說道:“阿硯,這麼晚了,你開車送一下晗之和恩賜。”

  他和李澤慕是一起開車來的。

  “好。”他應道,從母親手里接過小男孩,恩賜渾身軟軟的,眼皮耷拉著,昏昏欲睡。

  晗之方才正想上前抱走弟弟,只好作罷,退了幾步,隔開與他的距離。

  “李澤慕,你開車。”他朝駕駛座方向一抬下巴,開口說著,懷里的孩子趴在秦硯胸前,削弱了幾分冷冽,精瘦有力的手臂托著恩賜屁股,一副奶爸模樣。

  晗之有些愣神,她從未如此渴望,時間停留。

  李澤慕哀怨地瞪了一眼好友,他原先還想趁此機會跟美女多聊幾句。

  晗之家離這兒并不遠,沒一會兒就到了。

  “孩子給我吧。”她伸出手,有些緊張,嗓音滯澀。

  他撫著孩子,看向她輕聲道:“孩子睡著了,我抱著吧,別吵醒他。”

  晗之垂下目光,點點頭。

  她取出包里的鑰匙,興許是生疏,怎麼也打不開家門。

  “別急,慢慢來。”他立在身側,柔聲說道。

  “嗯。”晗之低低應了聲,努力集中注意力到開鎖上。

  “喀”的一下,門應聲而開。

  “進來吧。”她說著,徑直往房子里走去,頭也不敢回。

  樓里仍舊漆黑,樓前就一盞晗之先前刻意沒滅的小燈籠亮著光,昏黃燈光搖曳晚風,略顯蕭索。

  晗之帶他上二樓,兩人一前一后,默契地一言不發。

  房間以米白色為主色調,被單上現著一朵朵淺紫色小花,房間里東西不多,都是些姑娘家的小玩意兒。

  “放這兒。”她掀開被子一角,按了按。

  秦硯一手護著孩子腦袋,輕手輕腳地把他放到床上。恩賜睡得香甜,嘴唇時不時輕咂。

  晗之站在一旁,默默地注視著他。燈光落在男人身上,他褪去了青澀,越發沉穩內斂,眼神里多了些冷厲。

  其實他小時候比晗之還天真爛漫。

  兩人一道出了房門,晗之開口說道:“謝謝。”

  “點點,”他嗓音不知怎的有點沙啞,語調比之前更要溫柔,“你我之間,不必客氣。”

  晗之沒料到他會叫自己乳名,低啞的聲音勾著她,童年仿佛已經是上輩子的事兒了,祖母過世后,便沒人再喚她“點點”。

  眼眸有些濕潤,她緩了緩,壓下那點兒潮氣。

  她冷了聲音,臉色泛白,盯著他,“原來你還記得我是點點。”

  沉默在二人之間流轉,秒針走動的聲音分外清晰,還有呼吸聲。

  晗之率先走下樓梯,手虛扶著大門邊沿,脊背挺得很直,眼睛也不看他,“一路平安。”

  秦硯無奈,只好邁步出去,過了一會兒又停住,說了句:“再見。”

  話音剛落,晗之就合上了門,雕花大門擋在兩人中間,把對方遮得嚴嚴實實。

  李蘭靜在她大姐家。

  “姐,接下來怎麼做?”

  李蘭英肚子上環了幾圈贅肉,肩膀寬厚,“我給晗之張羅幾個相親對象,你再敲打敲打她,把她嫁出去就沒事了。”

  “但是這丫頭說她不結婚!”李蘭靜眉頭緊皺。

  大姐拍了一下她的大腿,“你傻呀,你從那里邊選個條件好的,也算對得起她,然后生米煮成熟飯,一個大姑娘家,不答應也得答應。”

  “也是。”她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ADVERTISEMENT

  “人家大師說了,你們家的問題就出在這個女兒身上。女孩子一旦太有主心骨,這家里就雞犬不寧。”

  “之前二桂就跟我說過,晗之長大后不讓人省心。所以我從小就把這丫頭給她奶奶帶,誰知道呢!還是這樣!”

  “沒事,嫁出去就好了。”

  李蘭靜唉聲嘆氣的,眼里有些厭煩,“誒呦,真是,生個冤家。”

  大姐意味深長,“事成之后,你別忘了大師就行。”

  “我明白,錢不是問題。”李蘭靜答應得很爽快。

  夜很深了,滿月綴在墨色天空中,從樹影中穿行而過。

  入夏后,丁香花氣味濃烈,晚風一吹便彌散開來。

  見恩賜睡得香,晗之按亮書桌上的小臺燈,然后躡手躡腳地走去浴室,不敢耽擱太久,草草沖了個澡。

  十分鐘后,她擦著頭發走到書桌前,直到發梢不再滴水,才打開筆記本電腦開始工作,刻意放輕了敲擊鍵盤的力度。

  到了后半夜,家里還是只有她和恩賜。屏幕折射出的光亮照在她臉上,神色極認真,秀氣的眉頭輕擰。

  倘是累了,就看看床上的恩賜,小孩胸膛微微起伏著,讓她莫名心安。

  又瀏覽一番最新收到的訊息,是些商務合作,挑了幾個感興趣的,隨后給助理發去。

  家里當時并不支持她考研,他們希望晗之早點工作賺錢。一家子鬧得很不愉快,林騰夫妻倆眼看沒能打消她的念頭,便在大三備考時斷了她的生活費。

  晗之硬是咬著牙,一邊做家教一邊備考。每天天蒙蒙亮就起,夜深人靜時才回宿舍。

  頭發大把大把地掉,身體也受不住,常常胸悶氣短。

李蘭靜嘴硬,但悄悄給她打過錢。晗之心里也清楚。

  但她怎麼說也是個有骨氣的人,在沒考上研究生之前,錢全給李蘭靜打了回去。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