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粉飾愛情》晗之 秦硯》第30章

  三人聽了咯咯直樂。

  晗之站起身,廚房里還燉著牛腩,湯汁濃郁,“咕嚕咕嚕”冒著泡。

  “現在就屬蘇南和晗之最閑。”江韻感嘆道。

  “我哪閑了?我很焦慮的好嗎?”晗之將鍋里的牛腩盛進瓷罐。

  蘇南也隨之反駁,“我可不閑,前段時間吃什麼都吐,吐得我懷疑人生,我現在看到蘇北那張臉就煩。他還說恨不得幫我受罪,我聽了更想吐,狗男人畫大餅。”

  江韻想起蘇南之前因為蘇北行尸走肉的模樣,嘆了口氣,“果然,到手就不珍惜了。”

  晗之聞言,走了會兒神,她好像也是這樣。

  沈昱開口問她,“你前段時間住哪兒啊?沒聽你提起過。”

  “一個朋友家。”她隨口敷衍。

  晗之并不打算坦白自己與秦硯的關系,就連蘇南也不知道她口中那個歸國的暗戀對象是秦硯。

  昭庭太子爺,自回國以來頻頻上商業新聞,面前幾人肯定都認識他。

  “南亭除了我們,你還有哪個朋友?”江韻察覺到不尋常。

  “噢——”江韻拉長尾音,八卦地看向她,“是新男友吧?”

  晗之扯了扯唇角,秦硯可沒承認過這回事。

  “嗯,小我九歲,開學大一。”她張口瞎扯。

  “真的假的?剛成年?”江韻瞪圓了眼。

  “真的。”晗之煞有介事地點點頭。

  江韻倒吸一口涼氣,憋出兩個字,“你牛,長得漂亮就是好。”

  這個話題算是糊弄過去。

  江韻轉而談起了公司的桃色新聞。

  “你們知道昭庭那個秦硯嗎?”她輕咬筷子。

  晗之僵了僵,為了掩飾自己的不自然,忙往嘴里塞食物。

  蘇南看向晗之,“我聽蘇北說晗之認識,那天晚上還是他送晗之回家的。

  晗之錯愕抬頭,忙應道,“啊,對。”

  還好江韻不關心他們倆是怎麼認識的,接著說道:“他玩得可花了。”

  “我們公司跟昭庭有合作,昨晚幾個老總請秦硯吃飯,叫了好幾個身材超級火辣的女生,秦硯左擁右抱,看得我都流口水,也就周敘初那個偽君子一個勁兒地喝飲料,裝柳下惠。”

  晗之聞言,有片刻失神,勺子里的蝦滑跌進碗里。

  “我看他不是那種人啊。”沈昱回道,秦硯在他印象里,臉挺臭,正襟危坐的,不像浪蕩公子。

  “像這種有錢公子哥,誰說得準呢?”江韻咂嘴。

  沈昱應聲,“也是。”

  聽到這兒,晗之的心微沉。難怪秦硯這幾天沒聯系她,敢情是新歡在懷,樂不思蜀了。

  手機鈴聲大作,晗之連忙接起電話。

  李蘭靜的哭聲傳了過來,很刺耳。

  “丫頭,你快回來吧。”

  “怎麼了?”晗之蹙起眉頭。

  “我的錢…全被你大姨騙光了。”她哭得越來越厲害,吐字不清。

  晗之揉了揉眉心,還好只是錢沒了,“你慢慢說,到底怎麼回事?”

  李蘭英是李蘭靜的大表姐,說來也怪,兩人之前都不怎麼聯系,就這幾年,關系好得跟親姐倆似的。

  “反正就是被騙光了…你…你爸剛剛還跟我動手,你趕緊回來吧…”那端話說得斷斷續續,氣都有點喘不上。

  “行,我明天回去,”晗之軟了語調,又叮囑了一句,“你別太激動了,免得氣出病來。”

  “好。”那邊抽泣著應了聲。

🔒18.變故

  李蘭靜頭發亂蓬蓬的,滿臉淚痕,臉上還破了皮。

  恩賜縮在她懷里,被剛才父母大打出手的場景嚇得呆住。

  “還好,還有你姐。”女人摸著恩賜的腦袋喃喃自語,眼神空洞,整個人像失了魂一般。

ADVERTISEMENT

  夜色濃郁,幾人也吃得差不多了。

  晗之起身收了幾塊碗,又抬頭問他們,“我明天得回去一趟,你們誰有空幫我看家?”

  蘇南和江韻兩人都一臉難色,一個得養胎,一個得加班。

  晗之心下了然,把目光轉向沈昱。

  他倒是爽快,“行了,我來吧,剛好這幾天有空。”

  “感謝。”晗之上前握住他的手,一副領導人會晤的架勢。

  沈昱擺手,“別整得這麼肉麻。”

  事情不是很嚴重,林騰和李蘭靜打架也不是第一次,但晗之還是得回去一趟,真是夠糟心的。

  她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造了不少孽,這輩子才攤上這樣的家庭。

  到了第二天,天色剛露出灰白,手機鈴聲就鍥而不舍地響起。

  晗之還在做夢,夢里有個渾身是血的人追著她跑。巷子很黑,七拐八彎,怎麼也到不了盡頭。

  就在那人要抓住她時,晗之猛地驚醒,嚇出一身汗。

  鈴聲還在響。

  她有些起床氣,心下煩躁,咕噥了幾句,便拉起被子捂住耳朵。

  但打來電話的那人誓不罷休。

  她被吵得實在沒辦法,才接起電話。

  小舅在電話里說,她媽跳樓死了,讓她馬上趕回去。

  這話離譜得像是在夢里聽見的。

  晗之還以為今天愚人節,李蘭靜生命力那麼頑強,老公出軌還能拼二胎,怎麼可能跳樓?

  她伸手,狠狠地擰了一把大腿,又點開日歷看了眼日期。

  小舅在電話那端喋喋不休,晗之感覺自己的腦袋越來越混沌。

  過了三四分鐘,小舅見晗之這頭沒反應,叫了她好幾聲。

  喉嚨里像是塞著什麼東西,硬生生杵在那兒。

過了好一會兒晗之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小舅,你開什麼玩笑?”她笑了,但眼淚不知不覺斑駁了面頰。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