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囤貨穿越災荒,我成了寡婦養崽崽》木左左 擎風》第9章

  她看著狗蛋爹和狗蛋娘,淡漠地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別再有下一次,不然,別怪我不講情面。”木左左的眸子閃過一絲凌厲,說話間帶著不容忽視的威脅。

  這種威脅,讓狗蛋爹和狗蛋娘不禁后退幾步。

  她眼里迸發出來的殺氣濃郁逼人,壓迫感十足。

  狗蛋娘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她從沒見過這樣的人,她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

第9章 不做一只被人欺辱的小雞

  這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恐懼感,她從來不知道原來有人可以用眼神就可以將人殺死。

  “是是是!”狗蛋爹不敢再違逆。

  狗蛋娘連忙點頭稱是,一副唯命是從的樣子。

  木左左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伸出手指著兩人,接著豎起大拇指,又緩慢朝下。

  赤裸裸的鄙視,不加掩飾的鄙視,那眼神里的諷刺和輕蔑仿佛在說:你們還有什麼可囂張的?手下敗將!

  木左左帶著三孩子離開,這一幕,被站在路對面的人收入眼底。

  那人看著這一幕,眸子微瞇,嘴角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

  “娘,你剛才好厲害,好帥呀!”芋頭拍著巴掌說。

  瓜仔也點頭表示贊同:“對對,娘,我好崇拜你,你剛才好酷。”

  木左左聽著兩孩子夸獎的話,嘴角勾起一抹溫暖的笑容,摸了摸瓜仔的小腦袋。

  “以后,娘不會讓別人再欺負咱們。但是,你們要懂得保護自己,所以,你們要自己變強,只有自己強大了才沒有人敢欺負你們,好不好?”木左左抱著小豆芽,看著兩個孩子說。

  瓜仔和芋頭重重地點頭,看著木左左呆萌的問:“娘,我們怎麼樣才能變強?”

  “訓練,從今天開始,娘先教你們把基礎打好,然后我會教你們一些格斗技巧和擒拿技巧,等到你們有足夠的力量之后,就開始學習其他方面的東西。

  你們都是男子漢,要做一個頂天立地,能獨擋一面的男人。要像一只小鳥一般翱翔在藍天之中,而不是永遠窩在家里,做一只被人欺辱的小雞,知道嗎?”木左左語重心長的說道。

  她這樣教導兩個孩子,其實也是希望孩子有自己的世界,自己成長。

  他們的成長,必須靠自己,不管任何人幫助或者幫襯都沒用。

  兩個孩子懵懵懂懂鄭重其事地點頭。

  木左左笑了笑,帶著他們回家。

  這一刻,木左左突然覺得“為母則剛”這個詞真的很偉大。

  而她,卻已經適應了這個角色,她已經融合了這樣的生活,和三個孩子有了牽絆,這個牽絆讓她更加堅強。

  她一定會努力,一定會把孩子培養成最優秀的人才。

  路上,木左左一邊應付著三孩子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一邊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除了大樹,路邊上已經看不到綠陰了,天氣依舊炎熱,黃土漫天飛揚,地上落滿塵埃。

  旱災屬于天災,她只是個普通人,沒辦法改變什麼。

  只希望,這一場災難盡快過去。

  開裂的田里還有爭吵不休的一對夫妻,因為家里沒水了,他們不斷拉扯,爭論著,甚至互相扇耳光。

  “你鬧夠了沒有,沒了水和糧食,我們全部都喝西北風去。我告訴你個臭婆娘,這次糧食不夠吃,你給老子少吃著點,讓孩子先吃好。”男人吼道。

ADVERTISEMENT

  女人不服氣,繼續嚷嚷著:“憑啥,孩子又不是我生的,我就一后娘,日后孩子還不知道會不會孝順我呢?我不管,孩子吃多少我吃多少。”

  “老子的糧食就是用來喂豬,養豬都比養你強,你要是再不聽話,我就賣掉糧食,帶孩子離開。”男人惡狠狠的威脅道,看著她的眼神仿佛要吃了她。

  女人頓時安靜下來,眼淚撲簌簌往下掉,抽泣著說:“你,你,你......”

  “你什麼你,趕緊滾回家去干活。”男人怒斥道。

  女人哭喪著一張臉,委屈極了,她看著男人走遠,嘴里咒罵著什麼,最后一甩袖子,朝家里走去。

  木左左一直在旁邊聽著這些對話,眉頭緊皺。

  這災荒,估計會害的很多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回到家,木左左從空間里拿出三瓶牛奶給孩子喝,然后讓芋頭和瓜仔在院子里蹲馬步先打打基礎。

  木左左帶著小豆芽找破爛去,太窮了。

  一路上,腦子里叮叮叮響個不停。

  【叮!發現污染環境水瓶。】

  【叮!發現污染環境垃圾箱。】

  【叮!發現污染物品。】

  【叮!……】

  【叮!……】

  【叮!……】

  ……

  系統聲音響個不停,她腦袋都要爆炸了。

  【叮!廢品破爛價值八百元,是否變賣?】

  【是】

  【叮!變賣成功。】

  一堆破爛被兌換成八百元,木左左激動的無以復加,這都是白來的錢啊。

  這一路走來,木左左遇到不少乞丐,他們身上衣衫不整,頭發亂糟糟,臟兮兮的,一看就是流浪兒,不知道是從哪個地方逃難逃到這的。

  木左左看了他們一眼,沒有搭理他們,繼續朝前走去,不料那些乞丐卻跟上來,攔住木左左。

  木左左不悅地蹙眉,問:“你們想干嘛?”

  他們沒有回答,而是齊刷刷跪倒在木左左腳邊。

  木左左一怔。

  這時,一名男子抬頭,目光直勾勾盯著木左左,嘴唇蠕動了幾下,發出沙啞的聲音:“大妹子,給點水喝吧!我們已經幾天沒吃飯了。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