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囤貨穿越災荒,我成了寡婦養崽崽》木左左 擎風》第41章

  木左左瞪了一眼擎風,小聲的警告:“你給我老實點。”

  小家伙真夠兇的,看來是遺傳了她的彪悍。

  “高興了?”擎風挑釁的揚了揚眉。

  木左左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抱著小豆芽轉身去廚房做飯了。

  擎風跟在她屁股后面,一起進了廚房。

  木左左看著擎風,沒好氣的道:“你干嘛?”

  擎風理直氣壯的回答:“我來幫忙。”

  木左左看了看自己懷里的小豆芽,說:“行,這一頓,你來做。”

  說完木左左抱著小豆芽坐在凳子上,擎風大展身手,拿著菜刀砰砰砰砍下去。

  木左左看了一眼,這還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第44章 把人肉當成目標

  擎風的手藝還是挺不錯的,他常年在軍隊待著,雖然沒有接觸過廚房,但是他的身體素質不錯,刀工不錯,炒菜水平也不錯,這些都是他的優勢所在。

  小豆芽從木左左懷里掙脫跑起來抱著擎風的大腿,抬起頭軟糯糯的喚了聲:

  “叔叔~”

  擎風笑了笑,小孩子忘事忘的快,這會已經甜膩膩的黏人了。

  他彎腰將小豆芽抱起來放到凳子上,小豆芽坐在椅子上晃悠著腿。

  擎風看著木左左,說:“孩子都知道我好,你就不能好好考慮一下?”

  木左左白了他一眼,“想吃飯就做,不想吃就麻利點的滾。”

  木左左的態度讓擎風心情非常郁悶,但是卻又無可奈何,只能乖乖的做好飯菜。

  吃了飯后,擎風回了軍隊,天要黑時又來了。

  “你怎麼又來了!一點軍人的素質都沒有,不知道避嫌的嗎?”

  木左左看著擎風,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心中暗罵一句:變/態!

  “我有事。”

  “你哪次都有事。”

  木左左才不信他的花言巧語,這借口都用爛了。

  擎風噎住,好像真沒什麼事可說了,每次都找借口來看她。

  擎風摸了摸鼻子,轉移話題:“芋頭快到年齡上學了,你打算讓他去鎮上讀還是軍隊?”

  軍隊有一所學校,但收的都是現役軍人的孩子。

  木左左想都沒想就開口:“鎮上。”

  “在軍隊不更方便嗎?”

  木左左看著他,“你明知故問。”

  孩子的爹雖然是軍人,但已經死了,就不合法條件了。

  “我不是在這呢嗎?”擎風說。

  木左左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說:“那是我兒子,跟你有什麼關系?”

  “也是我兒子。”

  木左左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我說的什麼意思,難道你聽不出來?還是你腦袋秀逗了,你聽不懂我的意思?”

  木左左不再理他,轉身進屋。

  “我有事!”擎風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說。

  “真有事要和你談。”擎風說。

  木左左回到房間,正要關上門,擎風一手推著,不等木左左反應過來,擎風直接把門給推開了,隨后走進來將門關上,走向木左左,伸手摟住了她的腰肢。

  木左左愣了一下,隨即她拍掉他的手,擎風順勢抓住,低頭吻住她的唇。

  這個男人,總是有辦法讓她妥協。

  擎風將她按在墻上,好一會,擎風放開她,眼睛迷離恍惚,深邃的目光帶著蠱惑人心的魅惑,讓人看了忍不住沉醉其中。

  他看著她微腫紅潤的唇瓣,低喃道:“今晚我陪你們一起睡。”

  “你再說一遍。”木左左咬牙切齒的看著擎風,他居然敢調戲她?!他不怕死?!

  木左左一腳踢向擎風,他躲閃開,伸手握住木左左踢來的腳。

ADVERTISEMENT

  他的手掌心有繭,粗糙而又溫暖。

  木左左的臉瞬間漲紅,又聽見擎風突然開口:“因為旱災,很多人吃不上飯,已經開始把人肉當成目標了。”

  木左左一怔,人肉?這也太殘忍了吧?

  這是誰干的?這種缺德事他們也干的出來!

  擎風放開她的腿,繼續摟著她的腰肢,居高臨下,“你們孤兒寡母的,很容易成為目標,我不放心。”

  “你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好不好?”

  擎風噙著一抹笑意,低頭靠近她的唇上,說:“沒動,就是防備一下,萬一你跑了呢?”

  木左左氣急,她怎麼可能逃得掉?

  想借機吃她豆腐就明說。

  木左左別過頭,她的手突然放在他胸膛處,輕輕推著,與自己保持點距離。

  這個男人的胸肌很結實,很硬朗,手感也十分不錯。

  “繼續。”木左左說。

  擎風低眸凝視著她,“深山里發現了幾具尸體,頭顱在,但下肢的肉都被割完了,一具尸骨。”

  說這話時,擎風的聲音冷漠的仿佛來自地獄的修羅,帶著一絲冰冷,木左左渾身一顫。

  木左左沒有說話,這個消息太過于震撼了,她無法想象那些人究竟遭遇了什麼?除了頭顱都被割下來了!

  木左左想到那些血腥的畫面,胃里一陣惡心。

  擎風摟緊她的腰肢,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我陪著你們,即使你身手好,但還有三孩子。我不放心。”

  木左左心里一緊,她抬頭看著擎風,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看著他深邃的雙眼。他眼底的神色認真嚴肅,不似作假。

  心底好似有一猛獸要破牢籠而出。

  為了掩飾內心的慌亂,木左左垂下眼簾,掩飾住眼中復雜的情緒。

  “手法怎麼樣?”

  “干凈利落,很專業。”

  木左左皺了皺眉,問:“會不會這是一般的屠夫?”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